思考生命的意義 - 在最後那段路

2019/10/18
思考生命的意義 - 在最後那段路
很多人都會疑問著,人如果生來就是必須面對死亡。 那人生的意義又在哪裡?





很多人都會疑問著,人如果生來就是必須面對死亡。
那人生的意義又在哪裡?

除了心跳,
生命中使我們快樂、感到有榮譽感、自豪、傷心與挫責的那些事物,
才是構成我們生命的最重要的環節。

因為我們有意識、有情感、有思考,這或許是構成身為人對於生命的最重要的因素。
就因為你擁有這些寶貴的感知,會因為害怕失去,而去質疑生命最終沒有意義。但生命的意義正好就是來自這些寶貴的事物,而這些意義不會因為生命盡頭而終結。
你喜愛的事物仍然存在、你所創造的榮譽與作品仍然存在,這些都是你生命中的意義!


達文西:「你,沉睡呀!什麼是睡眠?睡眠就像死。啊,你為什麼不勤奮工作,以便死後留下完美的生命形象,而寧願在睡夢中虛度一生」

與其說達文西是個工作狂,倒不如說他正在不斷的為自己留下屬於自己的意義。人生的確只有一次,但有沒有意義就是看你如何去創造、去尋找了。


【我們終將迎來生命的最後一天,當期限將至,我們該如何離去?】

-----《死亡的臉》許爾文・努蘭

延續前面思考生命的意義,假設生命意義中最基礎的自由或思考已經喪失了,那最後那段路利用機器維持的生命是否還有意義存在?
現在醫學或是一般人對所謂「善終」的思考與定義。這個觀點是來自人性,也是追尋生命意義的最後的課題。

台灣雖然還沒有安樂死的法案,因為畢竟程序上繁瑣,或許要等人民及政府和機關有更健全的體制跟思維才有辦法開始。

但是今年開始病主法開始上路。
類似器官捐贈的道理,也就是你可以在現在還有意識或是健康的時候先預立有效法律合約,當然隨時自己都可以撤銷。
這個法案就是保障你的個人意志,至少在某些無法復原的情況下,僅接受安寧自療,不需要接受無效治療來延續生命。

病主法帶給我們對生命有更有人性且不一樣的角度去看待。
但是因為剛上路還不純熟的關係,目前病主法簽署前的諮詢費用較高,也多了讓人們對生命自主的門檻。
希望未來的有一天,我們的法律能夠改善這部分,讓生命的意義與自主更平等。


相信大家還年輕,
但做想做的事情,成為想像中的自己都不嫌早。
我們對生命的意義有更多的樣貌在等待我們發掘

Searching for the meaning of life



參考文章:
《死亡的臉》許爾文・努蘭
https://www.thenewslens.com/article/122817

安寧照顧基金會 什麼是病人自主權利法
https://www.hospice.org.tw/care/law

相關商品
Recovery Online Shop